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前尘已忘 后篇

  • 终于完结啦~虽然有些强行结局......

  • 依旧是个BE呢(打飞

  • ooc注意 渣文笔注意

——————————————————————————————————

09

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人。

几千年来,只有空气中的元素是永恒不变呢。

虽然想这么说,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总有一些熟悉。

路明非站立在教堂的顶端,向下眺望着。

或许......该往那边去看看?路明非看着远处的一座学院,思考着。

“欸?哥哥果然还是没死心啊。”路鸣泽不知道从哪里笑嘻嘻地钻出来,道。

“只是有点好奇罢了。”路明非转过脸,眼神却有些化冰般的松动。

他飞向天空,巨大的黑色羽翼遮挡了半边天空。

“到底是谁呢?”小恶魔低喃着,“哥哥。”


10

“路明非??你竟然没死!”身后传来了人类的声音。

刚在校园里闲逛着的路明非转身,身形闪动,还未看清就已经掐上了那人的脖子。

“你认识我?”路明非手上加了些力,却仍一脸淡漠地问。

只是好奇。

“唔......路明非你开玩笑吗……”那人有着一头邋遢的金发,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看起来似乎很久没睡的样子。此时他正大口喘息着,试图挣脱路明非的控制。

路明非稍稍放手,让那人可以开口说话,但不能逃脱。

“路明非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我是芬格尔啊!你师兄!”芬格尔努力扯出惯常的笑容,因呼吸困难而僵硬的嘴角却显得有几分讽刺,“虽说咱俩没好到穿一条裤子的程度,但好歹也是一起吃夜宵的难兄难弟啊!”

“师兄?”

我有师兄,但不是你。

被路明非一脸鄙视的表情盯着,芬格尔也不得不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虽然听说师弟你暴走变成龙了,一众妹子为路大主席哭碎了心,可还真没想到师弟你一回来就要大义灭亲啊。”

“执行部仍在通缉你,学院也发出了通缉你的公告,就因为师弟你变成了龙......可是在我心里,无论路明非变得多牛逼,你还是以前那个小衰仔啊。害怕地躲在阴影里,用虚假的表情掩饰自己。”

“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归宿了啊,师弟。”芬格尔叹气,“怀念的话,看两眼就赶紧走吧。”

路明非松开手,任由芬格尔跌落在地上。

“你还是没变呢。”芬格尔又笑了,“可能你自始至终都是头龙吧,毕竟你比我们都要孤独的多。”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

“S级目标龙王出现!请A级及以上的同学迅速到钟楼集合,其余同学听从导师的指引避难!”有些机械化的女声从分布在卡塞尔学院各处的广播中向全校传送,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各样的嘈杂声音。跑步声、谈话声、枪械声。

这座学院,在面对它的敌人时,全面醒来了。


“路…明非?”

“小弟?!”

“路主席......”

各种各样的声音,叫着不同的名字,似乎都指向他们熟识的那个人。

我不是他。

路明非淡漠的看着下面的那些人,看着他们惊讶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只觉得无趣。

他们认识的那个人,早已死去了。


11

秋天的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下面那个红发的女孩露出了那样复杂的表情,他看不懂。

不过,他也从来没看懂过她。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龙王啊!”她眼中似乎蓄满了泪,又似乎是雨幕中的错觉,“那是骗人的对不对!你就是个傻猴子啊,怎么会突然变成龙?”

路明非张开了黑色的骨翼,看见下面那个女孩恐惧的神情。

好像是我把你的小弟抢走了似的。

路明非想。

他看见金发的男子一手持枪,一手拉住了自己的未婚妻。

黑黢黢的枪口对着他,他只觉得可笑。

那种东西,也妄想能伤到他吗?

心里却有点堵得慌。

直到他看见那个拿着长刀的男子,看见他在雨中冷峻的脸,那种感觉更加明显了。

他从空中跳下,站到那个人面前。

“师兄,你也要来杀了我是吗?”

面对着他的那双黄金瞳有了明显的颤动,刀尖也是。

“路明非?”

“我不是他。”他冷冷地回答。

那人脸上原本英气的眉毛皱了起来,似乎有解不完的愁闷。

“路明非,你究竟……”

路明非又上前几步,直到刀尖抵上前胸。

“你下的了手吗?”路明非笑着问。

笑得像那个衰小孩一样,像是仅仅在问“晚饭一起吃吗”一样随意。

路明非想,或许自己只是在等一个答案吧。


12

“滚开,卑贱的混血种。”稚嫩的少年的声音响起,一身黑西装的小恶魔出现在路明非面前。

他似乎有些生气,回头直视着路明非道:“哥哥你到底想怎样?自己送上门,让这些混血种杀死你?哥哥你非要亲眼看着这个混血种把剑刺穿你的心脏才要放弃吗?”

“阿泽。”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只是太无趣的而已。”

“最后的时间了,阿泽,我累了。”


“哥哥......”小恶魔的眼神变了又变,最终归于平静,“我们回去吧。”


“呐,哥哥,人类果然一直那么无耻又贪婪呢。”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是累了么?”

“那阿泽说,哥哥就听吧。”

“哥哥,尼伯龙根里也有一个山谷,里面的花很好看呢。”

“我又做了一个秋千,这次换我来推哥哥吧?”

“哥哥,我好久没叠千纸鹤了,都快忘记了。哥哥你再教我一次吧?”

“哥哥?”

“你睡着了吗?”

“……”

“那阿泽不打扰你了。”

“阿泽会很安静的。阿泽想一直陪着哥哥。”

“所以,不要赶阿泽走。”

“好吗?”

昏暗的房间里,十三四岁的少年抱着自己的哥哥,轻声诉说着。

直到他的身影变淡。

直到那双温暖的手化为尘埃。

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从空气中落下。

展开。


天色完全的暗了下去,一滴眼泪无声的划过少年的脸颊。

“哥哥。”

“你不会离开阿泽的吧。”


*纸条:路鸣泽是小魔鬼,但也是你弟弟。

            对他好一点,别总是不理他。

            就算你忘掉了所有的过往,也别忘记他。

END


  • 接下来要期末考了(哭唧唧

  • 有时间会填一填桃花错

  • 话说最近好想写楚路。。。会被打么

评论(2)
热度(17)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