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前尘已忘 中篇

  • 希望下一篇可以完结......

  • 困成狗

  • OOC注意 

  • 感觉脑洞和写出来完全是两码事qwq


05

“喂喂,路鸣泽,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啊?”默默在心里斗争了一番后,路明非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在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见小魔鬼眼中闪过了杀气。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路鸣泽脸上还是带着甜甜的无害的笑容,道:“不行哦,哥哥,我不是说过了吗。”他放下手中的茶壶,走到了路明非面前,双手捧起了路明非的脸。

“一,哥哥你已经失忆了。”

“二,哥哥已经被世界抛弃了。”

“三,就算是杀死哥哥我也不会让哥哥离开的哦。”

带着天真地笑容,说出那么冰冷残酷的言语。路明非不禁打了个寒颤,明明已经和路鸣泽相处了将近一周了,可是自己还是一点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这些天也只是过着莫名其妙的日常罢了。

被小魔鬼拉去森林里午睡、被带去悬崖看日出、被强迫到湖里一起游泳、被拉去做陶艺、骑马、钓鱼、滑雪溜冰、学插花、下棋、射箭、折腾得半死不活、一起吃早饭、一起吃午饭、一起吃晚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总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情大概都做过一遍了吧。

不过幸亏打消了路鸣泽亲自下厨的想法,他可想象不出腹黑的小魔鬼下厨的场景!

路明非轻轻叹了口气,继续看他的漫画。

路鸣泽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回去倒他的红茶了。红玛瑙般的茶倒入精美的茶杯时发出哗啦啦的美妙声响,小魔鬼轻轻地哼起了歌,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就像个粘人的小孩子呢。路明非想,只有这一点符合他作为弟弟的身份。他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目光从路鸣泽身上移回眼前的文字上。

不多时,路明非便叹着气放下了漫画,百无聊赖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啊啊啊啊好无聊啊~”

路明泽似是料到一般笑着抬起头,问道:“哥哥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为你拿来哦。哥哥你想要世界也不是不可以哦,我马上去为你打下来!”

“你是兄控吗!毁灭世界什么的不需要啊!”路明非哭笑不得地吐槽。

“因为什么也没有哥哥重要啊~”路鸣泽笑着,看起来倒真像是对哥哥言听计从的弟弟一般。

别被他骗了啊。路明非暗暗道,这家伙,可是小魔鬼啊。


06

“哥哥......哥哥......!”

“啊、啊!在!”路明非猛地弹跳起来,“怎么了路鸣泽?”

“真是的啊,哥哥好好听我说话啊。”路鸣泽撇撇嘴,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最近总是无缘无故的走神啊,这次更过分了,直接睡过去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大概是这几天晚上总是做梦,睡得不太好。”路明非窘迫的挠挠头,强提精神,确实,最近几天一直感觉很累呢,脑袋总是嗡嗡作响。

“做梦吗?”路鸣泽问道,“哥哥做的都是什么样的梦呢?”

“都……不记得了。”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呢。”路鸣泽起身,“今天哥哥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哎?”路明非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刚不是问我什么事情吗?”

“没事了。哥哥就乖乖休息吧。”路鸣泽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拉起路明非将他塞回了床上,便向着门外走去。

哥哥我们今天要一起做什么呢。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一起度过的。不必急于一时。

门内,蜷缩在被子里的路明非正大口的呼吸着,双手紧紧地抱着头,眼前阵阵发黑。他猜到自己的身体是有异状的,却没想到会这么痛苦。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失去一般,从他的手中想着四下流散,任凭他握紧了双拳,也无法挽留一丝一毫。这种无力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呢?为什么有些似曾相识呢?他已经......不想再失去了啊!

停下啊!

停下啊!

他只能无声的呐喊,任凭泪水打湿了眼眶。

上次,和阿泽一起......散步......了吧?

之前,被路鸣泽逼着一起去游泳......可恶的臭小鬼......

昨天,又陪着小魔鬼喝了一下午的红茶啊……晚上还吃了......吃了......

昨天......昨天??......

路鸣泽?谁?

我......是谁?


命运的小丑放声大笑。

要怎么样才能记住呢。


07

“哥哥~今天觉得好点了吗?”小魔鬼笑眯眯的推开门。

空无一人。

“哥......哥?”路鸣泽难以置信的摇头,“不在吗?逃走了吗?”

他茫然的转身,喃喃自语着走着,忽然就跑了起来。哥哥......哥哥!我会找到你的!我知道哦,是在和阿泽玩捉迷藏吧?是吧?所以不要跑太远哦,找起来......很麻烦的呢。

路鸣泽将房间的门一扇接一扇地打开,不停地寻找着路明非,最后,他在一扇落地窗前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此时阳光正好,照的路明非苍白的脸色有了几分红润。

似乎原本正专注地看着窗外的几棵向日葵,听到脚步声的路明非转过身,直视着路鸣泽。他的目光中是以前绝对不会出现在路明非身上的漠然。

面对这久远到几乎要忘记的熟悉的眼神,路鸣泽几乎难以控制自己的颤抖。

“哥哥?”他笑着,眼角似乎有泪光闪烁,“是你吗?”

望着路鸣泽,路明非却是打量着他,随后抬手,空气中的水元素瞬间凝结成冰棱,闪着点点寒芒,尖端统一地对着路鸣泽,“你认识我?”

寒意似乎一点一点的渗透了自己的身体。路鸣泽的笑容也凝结在嘴角。

“哥哥......不记得我了吗?”

“你是谁并不重要,我并不想知道。”路明非皱了皱眉,并没因为路鸣泽的话语有一丝的动摇,“我只想知道关于我自己的信息,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尽管仍然被冰棱指着,路鸣泽的表情却在听清那些话语的一瞬间放松下来,他笑着,嘴角却不自然的染上了苦涩,“原来是还不完全啊……”

“不过,哥哥马上就要苏醒了呢。”他笑得愈发像个孩子,“阿泽已经等得够久了呢。”

“不要转移话题。”冰棱又推进了一截。

“我是路鸣泽。”路鸣泽全然不在意,只看着路明非说。

“哥哥你是阿泽的哥哥啊。”

“哥哥是......路明非。”

是尼德霍格。


08

“路明非......是的呢。”那一刻他眼神透彻,带着笑意,那一瞬间路鸣泽甚至以为那个怂怂的少年又回来了。

怎么可能呢。他笑了,那个少年已经被埋葬了,在过去里。

 

“所以,哥哥要走吗?”路鸣泽问。

路明非想,那种眼神,或许是在说“留下来吧”。

一瞬间的心痛和窒息。

但他将那归结于难以描述的错觉。

“去外面。”

“那我便陪着哥哥去吧。”

正准备转身走掉的路明非回头,看到少年微微有些失落的神情。

“理由呢?”

“至少我还记得呀,哥哥曾生活过的世界。我会看着哥哥,防止哥哥做下会让过去的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

“多此一举。”路明非道。

“那就是不反对咯。”路鸣泽笑得有些无赖,“哥哥果然还是哥哥呢。”
“……废话少说。”路明非转身,向着门外的阳光走去。

“是是!”少年清脆的应着,跟上前去。


虽然不知道这种心情从何而来。

因为想和你一起,所以给你说出理由的机会。

即使明白现在的你已经不认识我。

因为想和你一起,所以自己的心情感受怎样都好。

我想陪着你,哥哥。

无论何时。


  • BE预警

评论
热度(16)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