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桃花错 chapter7-8

  • 放弃写论文先把文码完

  • 好吧我有罪 拖了这么久

  • 今晚可能的话会把前尘已忘也放上来

  •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 欢迎捉虫


07  邀

      走在同一条街上,看着路边张灯结彩的热闹景象,路明非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一年的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今天又是上元节了。

      果然尼伯龙根里与人界的时间还是有些不同的。最近心烦意乱的他竟然连这个都忘记了。

      不知道那个少年太子……现在哪里?

      自己这算是回来赴约了吧?路明非轻扯嘴角,却发现笑容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明明已经把阿泽找回来了......为什么还是回不到从前呢?是命运带来的绝望的惩罚吗?路明非颓废地想。

      黑曜石、桃树枝、千纸鹤。

      仅仅是因为人不对了,一切就不一样了吗?

      就连继续待在那里,甚至开始感到呼吸困难、心情压抑。这种感觉,越久越浓。最后他还是逃走了,只留下阿泽在那里,无可奈何地来到下界。他知道,无论是他,还是伊吉尔和樱他们,都不可能当“那件事”没发生过,但现在的阿泽已经忘记了一切,他不该再背负过去的罪名......他陷入了难解的矛盾中,那么,只要自己暂时离开阿泽,不要见面就好了。

      我会接受的,会适应新的开始。他自欺欺人地想,只是需要些时间。

      不知不觉间,路明非走进了路边一家看上去不是很起眼的茶馆,或许他走进这里的原因只是那棵开的绚烂的桃花树。

      大堂里也只有几张破旧的桌子,路明非挑了一张最靠近窗子的坐下,看着窗外落下的桃花愣愣出神。

      似乎维持着这种自然的气氛,店家和小二也没有像普通茶馆那样上前打扰,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与静谧的环境融为一体。

      直到一只白玉般的手将一枝桃花轻放在路明非面前,他抬头,第一眼看到的的便是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眸和浅浅的笑意。

    “一年之约。”那人说。

    “恩。”路明非打量着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和一年前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怎么形容呢?透过那带着笑意的眼睛,路明非竟一时猜不到他的真正心思。一年的时间,让他很好的把真正的自己掩盖住了。

      路明非拿起那枝桃花,手指旋转着,观察着每一朵桃花的形状。

    “在下是......”来人笑着开口。

    “东方瑜。”路明非并没有看他,“我记得。”

    “是的。”东方瑜依旧带着淡淡笑容看着路明非,“时隔一年,路兄看起来一点没变。”

    “倒是你,变了不少。”路明非笑得意味不明,“不知道算是好还是不好呢?”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忽的,东方瑜轻笑出声,“路兄观察还是那么敏锐呢。”

      路兄也喜欢桃花吗?”似是早已料到一般,东方瑜问道。

    “是因为阿泽喜欢。”路明非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会一起在桃花林里午睡。十里桃花,很漂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东方瑜低头去看那枝桃花,眼中晦明不定,“母后生前也最喜欢桃花了呢。”

    “说起来,我有个朋友酿的桃花酒最是醉人,路兄有空可要赏光一品啊。”东方瑜笑得甚是符合他翩翩君子的外表,似乎上一刻那个有些伤感的他只是路明非的错觉。

    “好。”停顿了一下,路明非又说,“我暂时无处可回。”

    “路兄不嫌弃的话,便暂时住到我府上吧。”东方瑜提议道。如此自然,如同两人相识已久一般。

    “多谢。”路明非只点点头,兀自起身向茶馆外面走去,东方瑜也跟着起身。

      或许,在这里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境也说不定。


08   冯

      应东方瑜之邀,路明非暂时住进了太子府的桃花小筑。相比起其他院落,路明非更喜欢这里的幽静,让人心灵慢慢沉淀,撇去一切繁杂。尤其是小筑周围的一片桃花林,总能勾起很久以前那些安然熟睡的午后的记忆。他是如此的惧怕又贪恋那些久远到褪色的时光,即使现在看来它们是那么可笑。回不去了啊。

      可他只能选择懦弱的逃避。

      路明非正呆呆地望着桃树出神,忽然听到了陌生的声音,似乎正朝着自己这边而来。

    “喂喂,东方兄,不是我说啊,你最近很少出门啊。莫不是金屋藏娇了?”

      是个吊儿郎当的人吧。

    “难道是在那桃花小筑里?啊哈哈莫非我猜对了?”

    “冯兄,不是......!”

      确实是朝着这边走过来了,声音越来越近了。美人啊……是说我?路明非想,我一点都不生气哦。

      近在咫尺了。映入眼帘的是个高且魁梧的年轻男子,面孔倒也算得上是英挺,烛火般闪亮的眼睛里充满笑意,不知为何,总让人有种想揍他一拳的冲动。一身墨绿色的衣裳布料上乘,却不知几日没有换洗了,显得皱皱巴巴的。

      路明非感觉自己眉角抽了抽,转过身去视那人为空气了。

      没想到那人竟涎皮赖脸地笑着走到了路明非面前,道:“真是位美人啊~东方兄可真真是有福气啊。不知在下是否有幸知晓这位小美人芳名?嗯?”

      路明非已经不想搭理他了。小美人?还真敢说啊。一瞬间,周围的气温骤降,任谁都能看出来路明非的不爽。然而,就在那种“你可以去死一死了”的眼神下,这位仁兄的兴趣似乎更加浓厚了,连桃花眼里都闪烁着光芒了。

      这人是真的没有眼色还是在装傻啊?不不,可能本来就是傻的吧。路明非腹诽道。

      于是,慢了一步的东方瑜踏入桃花小筑时,看到的就是一幅无赖官家公子骚扰良家妇女......哦不,公子的画面,尤其当他看见某人不安分的抬着路明非的下巴的手指和那人一脸贱兮兮的笑容时,他恨不得拿扇子挡住自己的脸,宣称“在下不认识这厮”。

      不过当东方瑜看到路明非冷若冰霜的面孔和周围似乎已经开始实体化的杀气时,他还是分清了事情的轻重缓急,迅速的用扇子拍掉了邋遢君的手,并将自己还可以算得上的挚友拖离了险境。

    “哦呀呀,东方兄这是吃......唔唔唔!”话没说完,那张不安分的嘴就被东方瑜迅速捂住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模糊不清的反抗着,一副不解的样子。

      东方瑜从心底对自己的挚友感到了无奈。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明知道这厮是个白痴的。顾不得去擦自己额上的冷汗,东方瑜忙向路明非解释道:“路兄,抱歉。这人是在下的挚友,冯太傅之子冯恪。他性格本就豪爽,不是故意要冒犯路兄你的。还请路兄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饶他这一次。”

      太子的朋友啊……有点意外。

      路明非看了看冯恪,又伸出手拨开了挡在面前的碎发。确实自己一直没怎么束发,也不是很健壮的体格,肤色比较白,五官也偏清秀,被认错的也不是不可能呢。嗯,确实,确实。

    “我没有生气。”

    “是生气了吧绝对是生气了吧!整个人都在散发埋怨的气场啊兄台!”冯恪挣脱束缚,反驳道,“绝对会记仇的吧!”


    “我不会记仇的。”路明非揪着自己的碎发,并不看向冯恪。

    “不不不绝对是在记仇啊!请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好吗!”冯恪仍然不依不饶。

    “……”

    “哎?等等......?路兄???”冯恪恍然大悟一般叫到,“难道美人你是......男的?!”

      所以说啊,刚刚你到底听了什么啊还争辩的这么欢脱。

      自动将冯恪的哀嚎当做背景音,路明非已经什么都懒得说了。

      而旁边的东方瑜已经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 哦吼吼这种熟悉的感觉,猜到冯恪的真实身份了么?(笑

  • 阿泽表示这一次完全没出场不开心嘤嘤嘤要哥哥抱抱亲亲才好,唔,下一次能不能出场呢?撒~看心情咯:P

  • 民那我们明年再见(你走x



评论
热度(7)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