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前尘已忘 上篇

  • 接龙四

  • 作死开新篇......

  • 文笔渣,ooc有

  • 欢迎捉虫

  • 因为考试所以桃花错没能更新(不你只是在找借口

  • 望原谅qwq

====================================================


00

“路鸣泽。”路明非低声道,满天的火光中他的脸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

“小的在!”路鸣泽笑嘻嘻地出现在路明非面前,“哥哥你决定好了是吗?只需一声令下,小弟我就能为您鞍前马后前仆后继在所不辞!”

路明非没理路鸣泽奇奇怪怪的成语,只说道 :“救下师姐和楚子航,保护他们离开,我的身体和我剩下的命就都归你了。”他的眼神哀伤却平静。

“好嘞,您放心!顾客就是上帝,您的要求我会全部完成的。”小魔鬼笑得狡黠,向着路明非伸出了双臂,紧紧地拥抱住了他,“something for nothing,100%融合,16倍增益!哥哥,要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吗?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少年不语,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孤独结茧的身影。

“欸,哥哥,至少最后看我一眼啊。”

“我好伤心啊,哥哥,原来我和这个无趣的世界一样不值得被你记住吗?”

“我才不想保护这些丑陋的人类......我想保护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你啊,哥哥。”


01

“唔......”路明非艰难地睁开眼,”头……好痛啊……”

头顶是陌生的天花板和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家里的豪华水晶吊灯,难道是老大或者师兄的家里……?路明非刚刚醒来,还处在混沌的状态中。

他坐起身,环顾了一眼四周,才苦笑道:“想什么呢。明明都把灵魂卖光了,难道这里是天堂?话说,天堂的住宿条件不错哇。”

“恭喜你,答错了哟。”身着精致西装的侍者推着餐车走进了房间,幸灾乐祸一般说道。

路明非重新躺回了床上。

“欸,哥哥这么不想见我吗?还是说发现自己没死成很沮丧?”名为路鸣泽的小魔鬼坐在床边,一脸委屈的问道,似乎在说“我好不容易让哥哥没死,哥哥你竟然不夸夸我还这么嫌弃我嘤嘤嘤......”

路明非眼角抽动,他觉得这不是自己胡思乱想,因为小魔鬼竟然真的嘤嘤啜泣起来了。

“嘤嘤你妹啊嘤嘤!”路明非忍不住炸毛,再次坐起身来。

“哎嘿嘿( ̄▽ ̄)~*”

“颜文字是什么鬼......”路明非已经无力吐槽了,“说正事,我为什么没有死?”

“因为哥哥你是怪物啊~”路鸣泽笑得一脸纯真,“怪物是没法上天堂的,但是哥哥你这种性格去了地狱也找不到顾客会被饿死的吧?我不忍心哥哥你受苦受累,所以就把你带回来咯。”

路明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明知自己应该死了,却还活着,这是种什么感受?

应该欣喜若狂吗?大喊“我又活了啊哈哈哈哈哈”?

应该信一下佛教道教基督教吗?感谢上苍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啊哈哈瞎扯,给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是小魔鬼才对吧?应该叫他“再生父母”吗?

可是为什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路明非的手贴上了自己的胸口,又无力地垂下,沉默许久才说:“他们怎么样?”

“放心吧哥哥,活的好好的哟。”路鸣泽不看他,只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一处。

“那就好。”路明非似是叹了口气,“那就好。”

“我累了,想再休息休息,你出去吧,路鸣泽。”

“嗻,皇上您歇着罢,奴才告退。”路鸣泽很是有模有样地屈了屈膝,向外走去,在他即将关上门时,又说道,“别忘了吃早饭呐,哥哥。”

毕竟你还活着。


02

“咚咚~我进来咯。”路鸣泽如常地笑着,推开路明非房间的门,不意外地看到自家的哥哥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真是的......”路鸣泽无奈地笑笑,“该起床咯哥哥。”

路明非毫无动静。

路鸣泽恶作剧般的把手伸进了路明非的被子里,将自己冰冷的手贴上了路明非的脖子。

“嘶......”路明非瑟缩着躲开路鸣泽的手,整个身体蜷缩进了被子了,嘴里嘟囔着,“别闹……败狗师兄。”

“哦吼吼~哥哥你再仔细看看到底是谁?”路鸣泽仍然笑着,眸光却冷了冷。

“唔......”路明非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看到床边的路鸣泽愣神了几秒。

“我靠!路鸣泽你干嘛!扰人清梦啊!”路明非又躺下,慵懒地闭上了眼,“我可没有和你交易的想法,我还想留着这最后的四分之一苟延残喘呢,无事退朝!”

路鸣泽的眉头皱了皱,“哥哥你……睡糊涂了?你的灵魂已经是我这个魔鬼的所有物了哦~”

“开什么玩笑!”路明非看也不看他,“我还想看看妹子,喝喝伊莎贝拉泡的茶,装装学妹们的学长呢!人生还有这么多有乐趣的事情,你别想再骗我跟你交易了!我不会屈服的!”

“……”看出路明非不是在开玩笑,路鸣泽沉默了。

“哎?话说,这是哪?小魔鬼你又把我弄到什么地方来了?”路明非终于睁开了眼,随即发现了自己所处环境的不同,“赶紧把我送回去!”

“开始了,已经开始了。”一直沉默的路鸣泽突然说道。

“开始了?什么开始了?”路明非不明所以。

路鸣泽走上前,紧紧地拥抱住路明非。

路明非显得有些无措:“喂喂路鸣泽你没事吧?没发烧吗?话说魔鬼也会发烧真是奇了怪了......还是说你不甘寂寞了?没关系没关系,我那学生会舞蹈团里的哪个妹子你看上了,我帮你牵牵红线啊。啊、不对,年龄差距有点大,啊啊也不对,不能让妹子被你这样的魔鬼染指啊。路鸣泽你能先放开我咱俩好好说话吗?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我很尴尬的啊......毕竟我…….”

“闭嘴。”

话未说完,便被路鸣泽打断。似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路鸣泽说道:“哥哥你这个一紧张就飙烂话的习惯还真是烦......”

路鸣泽放开路明非,直视着他的眼睛,脸上是无比严肃的表情,“你的命已经用完了。”

“什.....!!”路明非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但是,你不记得了。因为你的记忆在一点点消失。”

“为什么……会这样?”路明非问道。

“……”路鸣泽扭过头,不愿再直视路明非。“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的,哥哥。”


03

推开门,路明非似乎还在睡觉。

路鸣泽走到床边,掰过路明非的脸,果然对上了他略有黑眼圈的双眼。

“昨天的事,还记得?”路鸣泽问。

“嗯。”回答的有气无力。

“看来.....记忆的消失,并不是固定的呢。”

“那个......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消失的记忆?”路明非带着些许期许的看着他,看起来像是做错事惴惴不安的小孩子。不安......确实会感到不安呢。这么想着,路鸣泽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路明非的头。意外的很软呢。

“那么,哥哥现在的记忆停留在什么时间?”路鸣泽十分耐心地问,脸上的表情竟意外的带了些温柔。

“唔......伊莎贝拉告知我要去出任务,好像,是对付一个混血种’舞王’。之后……之后就不记得了。”

看着路明非迷茫的眼神,路鸣泽很想告诉他。

告诉他你的师兄消失在世界上了。

没有人记得他了,除了你。

你坚信着他的存在,甚至强行结束了心理治疗。

你满世界寻找他的存在。

你为了他和你的师姐,丢弃了最后的生命。

他很想就这么告诉哥哥,看他伤心或痛苦的表情,看他流泪,一遍遍的告诉他,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世界放弃了你,你曾经那么信任的那些人,他们已经忘记了你。

你只有我了。

正如我只有你一样。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因为心疼哥哥要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苦吗?

不是的、不是的、你是魔鬼啊。

你只是在嫉妒。

嫉妒。不可否认。

路鸣泽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房间。

“真是的......莫名其妙。”路明非抱怨着,又躺回了床上。最近,总感觉好累啊,身体似乎有些奇怪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好累,算了,不想了......

站在房间外的路鸣泽听着路明非平稳的呼吸,眼中又抹上了一层担忧。

“哥哥......这样就好。留在我身边,不要再逃走了。”


04

“你是谁?”路明非看着推门而入的穿着精致小夜礼服的男孩,问道。

路鸣泽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在那一瞬间停滞。

“我们之前见过吧?”路明非问。

“在芝加哥火车站。”

路鸣泽刚刚亮起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

虽然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哥哥的记忆,已经倒退回刚到卡塞尔的时间了吧?那时的’他’,还不认得自己。

他苦笑,很快又换上满面的笑容,“我是路鸣泽。”

“是你是失散多年的弟弟,你最疼爱的弟弟。”

“哎?”路明非一脸的不相信,“我虽然有个叫路鸣泽的表弟,但他是个讨厌的小胖子,绝对不是你这样的,除非我记忆错乱了!”

“哥哥你怎么会精神错乱呢?”路鸣泽笑,“你只是......不记得我了而已。”

说着他微微撅起了嘴,似乎对此感到不满,“我可是陪了你几千年的弟弟啊,你不记得了吗?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本来就是我,只不过那小子占用了而已。不过,听见哥哥你说讨厌他我还是很开心的。”

看来是个很普通的男孩呢。路明非想。

不不不!不对!你要小心他,他才不是什么值得信任的普通的男孩呢!他要是算得上是普通的话,这世界上恐怕就没什么算得上特殊的事情了。路明非的心里有个不知所起的声音反驳着。

“我不是应该在卡塞尔,刚刚一枪轰爆了楚子航和那个金发歪果仁吗?”说及次,路明非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啊啊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敢拿枪对着楚子航!全民男神!他一定是走火入魔了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

“不要在意那些无聊的事情啦,哥哥。”路鸣泽道,“哥哥你已经好几天没出房间门了吧?这样对身体不好哦,出去走走吧,哥哥~”

说着,路鸣泽拉住了路明非的手,将他从床上拉起。

“好几天…..?”路明非不明所以。

“走啦走啦,出去看看吧——我们的家。”路鸣泽的脸上是灿烂的笑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

“我们的家?”

路鸣泽的黄金瞳亮如融金一般,“我们的,尼伯龙根。”

哥哥,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陪着你。

直到你记起,我们最初的相遇。


TBC


评论
热度(25)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