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桃花错 chapter 4-6

ooc注意

警告同前文

本篇算是背景交代,比较啰嗦,各位看官见谅

====================================================

04  暖

        “哥哥,这里是哪?”路鸣泽站在一座由一块块巨大的黑石砌成的宏伟的宫殿前,看着身边牵着他的手的路明非问道。

        “这里……是我们的家。”

        “它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冰冷,而是......温暖的。”路明非牵着路鸣泽的手又紧了紧。

        良久,他轻叹一口气,“走吧,我们进去。”

        走进黑石宫殿中,路鸣泽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看着这个要成为自己家的地方。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头顶,照亮了偌大的宫殿。欧式的浮雕在黑石砌成的墙上盘旋,巨大的柱子支起了穹顶,最上面好像露天一样闪烁着星空的颜色。

        “好美……”路鸣泽笑道。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呢......

        路明非看着他,并不言语。

        这时,从楼上走下来几个人,三个女人,五个男人。他们走到路明非的面前,一致地鞠躬行礼,道:“王,欢迎回来。”路鸣泽躲在了路明非身后,偷偷探出头,好奇地看着他们。

       那几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路鸣泽,脸上闪过不自然的表情。像是什么呢?恐惧、厌恶、不解、内疚……诸如此类。奇怪的人呢。路鸣泽想。

       路明非似乎也注意到了,只轻轻地看了他们一眼,那种威胁的意味确是无比明显。

       见状,众人也都收起了讳莫如深的心思,安安分分地站好。

       路明非牵着路鸣泽的手,将他带到身前,笑着向他介绍着众人。

       这边两个长得好像的红发女孩是樱和伊吉尔。樱看起来冰冰冷冷的,像精致的人偶一般。路鸣泽看着她,只见樱别开了头,并不看他,只轻轻说着:“绝不原谅。”像是漫不经心,路鸣泽却感到了丝丝寒意,他不禁退后了几步。另一位伊吉尔见状,似是不满地开玩笑道:“叫我诺诺,王。真是的,您好歹也记住一下啊,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随即便蹲下来,笑嘻嘻道:“来,叫姐姐!”路鸣泽眨了眨眼,看向路明非。路明非却不看他,盯着诺诺不知在想什么,却听诺诺突然改口说:“啊哈哈,我开玩笑的啦。别叫姐姐,千万别叫姐姐!”路鸣泽扭过头去看,却发现诺诺笑得甚是无奈,像是做了错事被抓包了一般。不能…理解呢。小小的路鸣泽想不通,索性什么都不想了,只叫到:“诺诺。”诺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揉了揉路鸣泽的脑袋,突然轻声说道,“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我会原谅你,因为王想要原谅你。但是如果你再做出什么……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杀了你!”路鸣泽还在怔愣中,诺诺就笑了起来,“呐,以后请多多指教咯,鸣泽。”“请多指教。”一旁的樱也不情愿地弯了弯腰,算是和他打了招呼。“恩。”路鸣泽轻轻点头。

       一直站在后面的一对兄弟也走上前来,两人都穿着儒雅的白袍,哥哥笑得温柔如水,弟弟则是乖巧的跟着哥哥,没有太多言语。哥哥走到路鸣泽面前,蹲下和他平视,“我是诺顿,以后请多多指教,鸣泽。”说着伸出了右手。真是一双细腻如白玉的手呢,路鸣泽想,伸出了手握住了他的。而且好暖和。站在一旁的弟弟突然面无表情地上前,拉住了诺顿那只握着路鸣泽的手。诺顿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是家弟,康坦斯丁。他平时很黏我,并不是对鸣泽无礼的。”路鸣泽看看诺顿,又看看康坦斯丁,点了点头,“没关系。”可是,为什么他从康坦斯丁身上感受到一丝敌意呢?

        之后也是一对兄弟。和诺顿不同,哥哥看起来很是孔武有力,不怒自威。他站在路鸣泽面前,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眉头轻微地皱起。弟弟从后面拉住了哥哥的手臂,不满道:“不要这样,哥哥。他已经......不是那个人了。”说着,对着路鸣泽笑着,说:“我是李雾月,请多多指教。”又拉了拉身边的哥哥,“这是我的哥哥,李元昊。”李元昊深吸一口气,似乎压下了莫名的感情,便对路明非说道:“我还有政务未处理,先走一步。”说着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走去,李雾月向路明非鞠了鞠躬,又对路鸣泽笑着道:“下次见。”便匆忙跟着哥哥离去。

        最后是一对看上去是姐弟据路明非所说却是兄妹的兄妹。妹妹叫耶梦加得,哥哥叫芬里尔。耶梦加得笑嘻嘻地走到路鸣泽面前,捏了捏路鸣泽的脸,又指着路明非说道,“小鸣泽,你的哥哥是我的师兄哦~所以啊,以后你要对我好一点,恩?”路鸣泽看着耶梦加得,考虑了一下,轻轻点头。耶梦加得喜笑颜开,对路明非吐了吐舌头,道:“师兄,听见没?小鸣泽都说了,你也要照顾着我一点哦~”一直在旁边看着路鸣泽的芬里尔从袖中掏出了几颗糖,腼腆的笑着递给路鸣泽。路鸣泽刚接过糖,芬里尔就扑了上去,将他抱住,路鸣泽愣在了原地。耶梦加得无奈的笑笑,摇头道:“真是的~哥哥还真是小孩子心性呢。”

        路明非脸上也有了淡淡的笑意,似在自言自语:“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05  魇

       住进这个叫做家的宫殿里已经五天了,路鸣泽对这里也逐渐熟悉了起来。每天和哥哥一起吃饭,散步,睡觉......似乎每天都过得很悠闲呢。路鸣泽不解的想。哥哥是最伟大的黑王的话,不会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吗?当他向路明非问起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说,没有什么比阿泽还重要啊。

       诺诺和樱每天缠在哥哥身边,一个从不言语却一直注视着哥哥,一个坚持让哥哥叫她诺诺。有点讨厌呢,路鸣泽偷偷地想,抢走了他最喜欢的哥哥。不过,嘛,诺诺......还是有点大姐的样子的,每天看着她毫不掩饰的笑容,自己的嘴角也会染上笑意呢。

       康坦斯丁有时会来找哥哥玩,每次康坦斯丁一来,诺顿必定会跟在后面,弟弟长弟弟短的,康坦斯丁和哥哥待在一起时间稍微长一点,诺顿就会假装十分伤心地说什么弟弟不喜欢我了。是个弟控呢,路鸣泽有点鄙视的想。不过,这样好像很有效呢,康坦斯丁很快就投入诺顿的怀抱了。路鸣泽默默在心里记下。

        除此之外常来的是芬里尔,他经常带一些零食来和路鸣泽分享,虽然路鸣泽不是很喜欢吃甜食,不过他俨然已经把芬里尔当成了自己小弟。恩恩,要照顾着他一点,路鸣泽小大人一般想着,毕竟芬里尔心理年龄小嘛。与此同时,耶梦加得也偶尔会跟来玩,每次都要捏一捏路鸣泽的脸。真是个恶趣味呢。惨遭蹂躏的路鸣泽想。

        不过,李雾月和李元昊兄弟俩好像很忙的样子,自从那次之后就没有来过。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

       直到有一天,半夜时分路鸣泽突然醒了过来。

       被怀抱着的温暖没有了,他睁着迷蒙的双眼寻找哥哥的身影,意外的发现路明非竟蜷缩在床的一边,眉头紧皱,似乎喃喃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痛苦。路鸣泽感觉自己的心没有来地抽痛了一下。他很想抱住哥哥,却犹豫了。刚来时樱和诺诺的警告,康坦斯丁的敌意,李元昊的失态,哥哥有时候的答非所问,让他感觉自己难以融入这个“家”。他知道哥哥对他隐瞒了什么,他也发现了自己记忆的缺失,众人的或多或少的排斥也不难发觉,可是他没有问。因为哥哥不想说,所以他不问。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难过呢?不明白,不明白,这是怎样的感觉呢?

        他似乎没有向哥哥伸出手的勇气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只能强颜欢笑。这种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嘿嘿嘿,你觉得痛苦吗?孤独吗?这都是他......你亲爱的哥哥一手造成的啊!”

        “已经无路可走了,一切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恶魔一般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路鸣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走开,走开!我不要听!”他低吼着,又似在哭泣。

         “阿......阿泽。”身边响起了路明非的声音,路鸣泽猛然抬头,却发现路明非仍在梦魇中,他的额头上渗出了阵阵冷汗,口中不断呼喊着路鸣泽的名字。“哥哥,是因为我吗?因为我,你才在梦中也那么痛苦?”路鸣泽颤抖着手向路明非靠近,直到他听见——“阿泽,对不起……我不该杀了你,我……”余下的话语淹没在低声的呜咽中,然而路鸣泽已经无心再去听,他似乎失去了知觉一般,慢慢退回了床的另一边,用被子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哥哥......好冷啊。”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夜里又响起了低低的笑声,“我亲爱的哥哥......我并不想伤害你啊……”

06  逃

       “哥哥他,去哪里了?”路鸣泽阴沉着一张脸,向众人询问。

        虽然之前几天都平淡到反常,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哥哥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陪着路鸣泽,每天每天。然而今天一早,偌大的宫殿里就失去了路明非的身影,尽管路鸣泽努力保持镇定,热火朝天地将整个尼伯龙根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哥哥的踪迹。

       哥哥......就这么走掉了......

        无奈之下,路鸣泽只好向其他人打听。

        伊吉尔游离着视线,答非所问:“啊……这个啊,那个,最近大家都很忙啊哈哈......”尽管猜到诺诺兴许知道些隐情,但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不屈不挠的人,路鸣泽还是选择了放弃。倒是樱比较坦率,樱红色的长刀一横,淡漠地说到:“黑王哥哥......不想见你。不要再做无用功了。”路鸣泽眸色暗了暗,只轻哼一声,继而转向看起来最容易下手的芬里尔。

        果然,只拿出了一些糖果,便将芬里尔收买了。芬里尔兴高采烈地吃着糖果,任路鸣泽揉着自己的脑袋,看起来有种大型犬的既视感。

        “芬里尔,你知道哥哥跑去哪里了吗?要说实话哦~”路鸣泽笑得阴险。

        “唔......”芬里尔的眼珠鬼灵精般转了转,笑得无比天真烂漫,“不知道。”

        正当众人松了一口气时,只听芬里尔继续天真无邪地说道:“黑王哥哥说不要告诉你他下到人界去了,还说不要我们帮你找他呢~”

         路鸣泽阴谋得逞般,笑得有些许危险,看起来不像是平时那个乖巧的他了,“哦,是吗……那我就和哥哥玩一玩捉迷藏吧~”

         芬里尔嚼着糖果,不明所以地看着不远处的耶梦加得,全然不懂自己的姐姐不停摆手是什么意思。

         耶梦加得无奈地捂脸,叹息道:“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我的傻哥哥。”

====================================================

小恶魔开始精分了(我的错

下篇开始人界之旅,人界的民那桑要出场了哟

私设巨多

欢迎捉虫

尽管笑点低我依然在努力插入搞笑片段......

阿泽,我累了,想逃避了。不是远离你,而是逃避我的罪孽。

TBC

评论(3)
热度(11)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