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泽非┃桃花错 chapter 1-3

  • OOC注意

  • 可能BE

  • 这是一个千年前的故事

  • 希望能填上江南挖的大部分坑

  • 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鞠躬

 ===================================================

桃花错,错三生。

miss and mistake like the flowering peach blossom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one year spent similiar,each year is different



01  遇

       红绸轻荡如波,灯火流动成河。

       上元节,上元河边,年轻的太子第一次遇到了那个少年。

       桃花掩面,人比花娇。桃花树下的那个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却有着一双冷澈而漠然的眸子,如同堕下凡间的神祇。初春的气温并不高,反而时时有寒风掠过,少年却只穿了一件黑色单袍,血红的曼珠沙华盛开在他的衣襟上,纯白的莲花装饰挂在他的腰间,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他的身上和谐地呈现,浑然天成。

       “你是谁家的公子?怎会穿的如此单薄?”年轻的太子不自觉地被他吸引,好奇地询问,“我是当朝太子东方瑜,若你有什么困难的话我可以相助一二。”

       少年抬眼望了他一眼,只那一眼,东方瑜觉得似乎自己是臣民,而少年才是统御万民的帝皇。在那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忍不住微微颤抖。

       “你......你是谁?”

       “路明非。”终于,少年回应了他,嗓音有些许沙哑。

       “姓路?莫非是路丞相府的公子?”

       “不,我谁也不是,仅仅是......路明非而已。”

       “我只是有点悲伤,尽管孤独的滋味我早已熟悉。”

       “难过的话,不妨跟我一起去参加上元节的活动吧?今天很热闹的。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快乐的事情中,就会忘掉所有的悲伤与烦恼吧?”东方瑜微笑着,如同所有年华正茂的少年一般,向少年伸出双手,“这是母妃教我的哦。”

         "你,如果你的家人做错了事,你会怎么办?”

       “会原谅啊。”东方瑜望着少年,“因为是家人啊。”

        少年怔愣了一下,轻轻的笑了,他眼中闪过刹那的金色光芒,如同金色的曼陀罗花在眸中旋转。“是啊,是家人啊。”

       “谢谢,不过今天我想回去了,或许以后,我会回来赴约。”他起身,拍打身上的尘土,“你的内心,似乎不像你面上表现的那么开心呢,即使是自欺欺人,也抹不去心中的伤痛啊。”

        东方瑜看着少年离去,远去,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有点危险呢。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看出来。”东方瑜打开了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忽明忽暗的双眼,让人捉摸不清他的想法,“或许,是个有趣的人呢。”


02  创

        究竟时隔多久了?他又走进了这废墟般的教堂。但这一次的心情,似乎有所不同呢。他沿着漫长的走道进入了教堂,一步一步走的极为缓慢,之前那些刻意想要忘记的记忆,似乎也都想起来了。

        走进教堂最深处的黑暗,白色的十字架出现在眼前,天光从破碎的屋顶上射下来,照亮了他目光所及的地方。黄金装饰的利剑把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刺穿在那里,他遍体鳞伤,血染红了十字架的下半截,他的黑衣撕裂,被人在身上刻下屈辱的印记。

       “路鸣泽。”他唤到。

       “你终于来看我啦,哥哥。”垂死的那个恶魔般的少年抬起头看着他,眼睛是两个血洞,“我听出你的脚步声啦,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一定会来看我的。”

       “都是你的错,阿泽。”他看着自己的弟弟,似乎无动于衷,“你不该背叛我的。”

       “呐,哥哥,你会原谅我的吧?我是为了哥哥你啊!”路鸣泽冲他笑得没心没肺,就像很久以前那样。

       “我会原谅你,阿泽,我会原谅你的一切。”他,或者说路明非,走上前,将路鸣泽拥抱在怀中,“这世界上的一切罪与罚,我们都会一起承受。”

       他轻笑起来,笑容里满是悲伤。

       “忘记吧,把过往都忘却。”

       “阿泽,原谅我。”

       “我不是个好哥哥。”


03  溯

       “王......您的身体......”

       “您的灵魂在杀死白王时就已经受损,不能再有过多消耗了!再这样下去,您会……”

       “王,您为何要为了一个逆臣,做到如此地步......”

       路明非站在一棵蓊蓊郁郁看不清全貌的大树下,抬眼看着不知何方,笑着,“伊吉尔,你不懂。他是我的弟弟啊。”

       “叫我诺诺,王。”他身后的红发少女撇了撇嘴,不服气道,“您怎么知道我不懂?我只是,替您感到不值。”

       “没有什么不值得。”路明非回头,揉了揉少女柔软的长发,“something for nothing.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应该承受的罪与罚。”

        “好了,你也快回去吧,樱该着急了。你和他向来就合不来,还是不要在这里迎接他了吧。”他笑,“不用担心,我暂时……不会有事的。”

        名为伊吉尔的少女跺了跺脚,无奈地跑开了。

        ”接下来......”路明非的背后伸出了骨翼,只轻轻鼓动,便飞上了天空,直至飞到与大树的树冠齐平的位置,悬浮在空中,“世界树,也叫生命之树。这次就先放过你的树根,我需要的,只是一枚生命之果。”他笑得漫不经心。

        世界树的枝叶颤动,似乎在害怕这个看起来没有伤害力的生物,只一小会,一枚流转着翡翠般绿色光芒的果子从层层叠叠的树叶间飞出,落在了路明非手中。

        天空中突然狂风大作,一时间,天色暗了下来,风狂吼着包围了路明非,与此同时风声中夹杂起了庞然大物的怒吼声,似在命令世界,而世界就服从了他的命令,各种元素仍在空中肆虐,却变得有规律起来,空中逐渐显现出了一条黑龙的身影,他的身形如世界树一般庞大而不可撼动,他的黄金瞳睥睨万物不容冒犯,他的双翼鼓动卷起一阵狂风,他的鳞片如同黑曜石一般坚不可摧。

       他是世界之主。他是绝望的黑王——尼格霍德!

       只见黑龙伸出了右爪,猛地刺向自己的胸膛!刹那间,鲜血飞舞,他在怒吼,他在咆哮,世界为之战栗!电光石火间,他已经恢复成路明非的模样。鲜血自他的嘴角流下,他胸前的伤口在汩汩的流血,而他甚至不屑看一眼,只紧盯着手中那根泛着金色的肋骨,笑得疲惫。

       他深吸一口气,手中的肋骨和生命之果同时浮起,旋转着,融汇在一起。灿烂的金光自中心扩散开来,逐渐覆盖了整个视野,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一种颜色。

       不知过了多久,金光散去,十二、三岁的少年出现在原地,好奇的盯着路明非,笑得没心没肺。

       “哥哥。”

       路明非走上前,又一次紧紧地拥抱住了他,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欢迎回来。”

       “这一次,我会剥夺你的力量。”

       “这一次,我会抹消你的过往。”

       “除此之外,我会给你一切。你只需要,作为路鸣泽,一直陪着我就好了。”

        路鸣泽回抱住他,小小的身子支撑着乏力的路明非,“恩,虽然还不是太清楚啦,不过,哥哥,我回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

  • 接下来会有新人物出场(笑

  • 英语部分来自百度翻译,错误的地方还请指出

  • 欢迎捉虫

  • 预测是个长篇呢,我尽量不坑......


    呐,哥哥,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呢?


 

评论(1)
热度(16)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