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朽木生花(第一篇龙族同人)


       从那时起,卡塞尔学院里多了几棵樱花树。每年春天,樱花轰轰烈烈却又悄无声息地绽放之刻,那个身为学生会长的男人,总会来到樱花树下,出神地望着那一树一树的樱花。
      “小怪兽……”他轻声呢喃着,眼中的孤独汹涌成海。

01
      “呐,我捡到了你,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咯?”朦胧的阳光下,那个男人背光的脸看起来有点小小的欣喜。刚刚苏醒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那么,以后你就叫绘梨衣吧。”他笑了起来,如同得到了糖果的孩子,“哥哥,你一定会喜欢这份礼物吧~”

02
       他说,他叫路鸣泽。
       他说,要我进入卡塞尔学院。
       他说,我应该喜欢一个人。
       那个人,叫路明非,是个孤独的死小孩。

03
      “你是新生?A级……绘梨衣?”那个被人称作会长的男人直视着我,问道。他眼中的是复杂而莫名的情绪,像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又像是不敢置信的绝望。
      “是。”我轻轻点头。
      “你是她吗?不是吗?”他死死地盯着我。从他眼中,我清晰地看到自己。暗红色的头发,暗红色的瞳孔,精致的五官。但他眼中的那个影子似乎是和我完全不同的一个个体。
      “不知道。”我只能这么回答。他就是路鸣泽说的那个人了吧?我应该喜欢的那个人。可是这个人,这个人的心,似乎已经自我封闭了啊,将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离。
     “你怎么会是她呢?她已经死了啊……在我怀里。”他苦笑,眼中的悲伤多得像是要一出来一般。

04
       我观察着他,每一天每一天。
       我知道了他的身高,知道了他的等级是S,知道了他的生日,知道了他有个师兄叫楚子航,知道了他心底深埋的那两个红发女孩,知道了他曾经是个很怂很怂的死小孩。
       我知道,春天的时候他会常常徘徊在樱花树下,空气中弥漫着孤独的气息。
       我知道,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失去了他的小怪兽,那个名为绘梨衣的女孩。
       我知道,尽管表面上的他光鲜亮丽,内心的他却仍是个死小孩,孤独的要死。
       仅仅是看着他的背影,我的脑海中便会浮现他落寞的神情,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这样看着他的背影,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看着他形单影只,那种孤独,感同身受。

05
     “很可怜他吗?”不知什么时候,路鸣泽出现在我身边。场景换成了一片花田,放眼望去,是血红的曼珠沙华。
     “我是那个女孩的替身。”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语气,我如此说道。
     “是啊~”耳边传来路鸣泽轻佻的声音,“我的哥哥啊,就是个缺爱的人呐。所以,你要代替那个女孩去爱他啊!虽然我也希望哥哥更加孤独,那样他的灵魂就能属于我了。但是作为弟弟,我也不忍心看哥哥他伤心啊,毕竟我才是那个真正爱他的人啊。所以咯,由你来爱他的话,哥哥他或许会高兴一点也说不定哦。”
       但是他眼中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我。
     “你不是魔鬼么?难道不能复活那个女孩?”不知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有些抽痛。
     “哎呀呀,”他笑了,“虽然我是魔鬼不错啦,但是这样的事却做不到呢。”
     “不过,再加上你的话,说不定就可以了?”

06
       狂欢节之夜后,他重要的那个师兄,楚子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再见到他时,他憔悴的判若两人。他不断向别人求证,不断找寻着那个人的存在,尽管那个人在众人的记忆中已经不复存在。
       他像只孤独的困兽,独自舔舐伤口,却一步步向着深渊走去。
       他像截朽木,躯体虽存,灵魂已死。
     “交换吗?”一轮巨大的圆月下,路鸣泽静静地坐在那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记得楚子航的事,但大致猜到和小魔鬼有关。交换?交换什么?我是属于路鸣泽的,我没有什么能够拿来交换的吧?
       如果有的话,我也只有这颗跳动着的心是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吧。
     “当然有啊。”他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用你的灵魂,换那个女孩。”
        我点了点头,像第一天我见到他时那样。忽然又笑了,“要让他忘了我啊。”他的生命中,存在一个小怪兽就足够了,不管是过去,现在,抑或未来。

07
       失去意识前,我听见路鸣泽轻笑着,“兀尔德,已经千年过去啦,你还是追着哥哥不放啊。如果不是你,或许就不会这么顺利了吧。虽然你只是众神中微小的存在,但是你的能力对哥哥和我来说确是不可或缺呢。”
     “那么,就让我替你纺织生命线,将那个女孩还给哥哥吧。”
     “当然会让哥哥忘了你啊。否则当哥哥恢复记忆之后,会为你伤心的吧。他就是这样一个孤独又温柔的人啊。”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那么,请恢复笑容吧,路明非。就让花朵盛开在你心中的朽木之上,我愿以生命浇灌。

08
     “Sakura……我回来了。”深红长发的女孩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绘、绘梨衣……”
      啊啊,那是相同的难以置信的神情,那是相同的欣喜若狂的神情。像是我们第一次相见时那样。
    “欢迎回来。”
-END-

这世界上有一种生命,他的每一次死亡都是为了归来。

评论(4)
热度(12)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