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露中】ложь(谎言)①

WARNING:

aph/露中/全员群像/其他cp出现注意

《被囚禁的掌心》设定借用【有相关剧情/台词借用】

日记体/王耀第一视角/ooc注意

*为了行文完整,本文日记体形式略有不同。



20xx123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有些不知所措,在我看来,这即使称不上奇谈,对我来说也可算作一段不平凡的经历了…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我现在是在一座岛上,这里比起我一贯居住的地方温度高出很多,我猜这里很有可能是靠近赤道的一处小岛。

然而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是的,我一无所知,甚至现在的记忆也是模糊成一团——最大的可能是有人趁我毫无防备时将我强掳来这里的,火车,轮船,或者是私人飞机什么的方式,总之是把我运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了。对于被这样对待的缘由,我现在也是摸不着头脑。现在只觉得头痛的厉害,对于之前我在哪,在干什么之类的,也只有极少的模糊印象了。


头晕目眩的感觉少了些…我勉强抬起头来,打量着这个屋子。像是一件会议室,非常普通,看不出什么特点。非要说的话,这些沙发椅看起来没多少年头,大概是最近购置的。不算太软也不至于硬邦邦,让我可以轻松一点着力在上面,慢慢思考问题。海风从窗外吹进来,吹起了白色的窗帘。从这个位置看来,不远处的海岸线清晰可见。

我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的大脑更加清醒一些,好让我搞清楚现在的处境。

“你好些了吗?”那位自称是看守员的人走过来,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了我面前。

这位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先生在我刚刚醒来,还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便极礼貌地询问我的状况,并诚恳地道歉,借他吉言,我感觉自己的腰疼的快断了。当然,我只是看着他不言不语。“长途的旅程想必让你相当疲倦,”他这么说着,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一抵达目的地,您就马上倒在沙发里睡着了。不如我去帮您倒一杯水,相信这会让您好一些。”

就是这样,我得到了几分钟独自思考的时间,和一杯看起来没有毒的水。我不打算思考太多,现在我的嗓子干的似乎要冒火,就算托里斯先生继续絮絮叨叨我也没什么意见。

看到我顺从地喝了水,他似乎准备开始长篇大论了。“…请相信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您帮一个忙,或者说,暂代一份工作。我们认为您很有可能能胜任这项工作,而且我们暂时没有其他人选,情况紧急,没有来得及通过正常的申请手续,只能冒犯…用直接的方式邀请您到这来。您只需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他说的冠冕堂皇,我却总觉得那笑容里有种欺骗的意味。之后的话我听了,但大部分也没听进大脑里去。只记得他说了“指导员”、“监视”、“恢复记忆”之类的奇奇怪怪的字眼。


按照他所言,至少我上面的猜想是对的。

这对我来说像个完全的玩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将我带到一个孤岛上,只是想请我帮忙?这简直太可笑了,就算是绑匪也要想个靠谱点的理由吧?这让我感觉自己白活了这二十多年。

不过看那人的警卫服不像假的,说话也诚恳,完全看不出来说谎的迹象,我想不是他太会欺骗就是他已经傻到接受了这么个骗鬼的借口。总之,我只得微笑着点头,假装我在听他讲话。

实际上,我已经在心里翻了白眼,希望明天太阳升起时我能从梦中清醒过来。


20xx124

眼前是像被颜料染过色的天空。

如果世界真是上帝创造的,那他一定算是个极好的艺术家。

这片湛蓝的天空,美得令人窒息,在微亮的黎明中泛着珍珠一样的朦胧颜色。海平线似乎就在不远处,我伸出手,想要抓住那道边界……

“耀。”

耳边是熟悉的声音。

我侧过脸,想要看清身边那人的样貌。光却在这时变得强烈起来,视野一片模糊。我不顾眼睛的刺痛,努力睁大了眼睛,结果也只看到了那双眼睛。

直直地望过来的,睫毛根根清晰的,紫色眼睛。那眼神微微晃动,似乎将光芒都锁进了眼底。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颜色。

像是紫罗兰,永恒的爱情之花。

我仔细去看,那眼底映照着的,正是我的模样。


我醒来了。

看起来我还是在这座小岛上,在那位看守员先生安排给我的客房里的床上醒来。我叹了口气,只得从床上坐起身来接受现实。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虽然我对日期不太敏感,时常分不清周一和周日…但今天肯定不是四月里的某一天。

无可奈何地起身,既然醒了就先去洗漱好了……幸好客房里的设施还算齐全,单独配备了一个盥洗室。床边摆放着一个旅行箱,看起来很是眼熟。伸手打开——里面果然是我的毛巾之类的私人物品。看来把我带到这里的那人,或者那些人,想的还是很周到的。事到如今,看起来我还要感谢一下呢。

刚从盥洗室出来,就听见了规律的敲门声。虽然已经预想到了,在看到门外的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时,我还是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

“早上好,罗利纳提斯先生。”我微微侧身,示意他进门来。

“早上好,王先生。”他脸上仍带着惯常的微笑,“很高兴看到您已经起床了。好好的睡了一夜,想必精神也已经恢复了不少吧?”

我想了想刚刚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黑眼圈,点了点头,“托您的福。”

他只是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来,并没有进来。我只好接过,看向他。

“这就是您的工作对象的资料。”他解释道,“等会儿我会带您去见他。在那之前您可以先看些资料,以免一无所知,我想未知的东西对您来说已经够多了。在路上,我也会具体向您解释。”

还没等我点头,看守员先生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我想您需要五分钟的时间,来换身得体的衣服。”

门在我面前关上了。

我看了看身上的条纹睡衣。

不知道是哪位先生,在大清早扰人清静呢。我忿忿地念叨着,转身去找自己的衣服了。


走在路上,我打着哈欠,身旁罗利纳提斯先生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耳朵里。

“…这里是由伽罗集团管理运营,为来自各地的特殊监管对象提供长期疗养的收容设施。”

“特殊监管对象?”我回想了一下之前看的那份资料,那双紫色眼睛…让我有些在意,“那位…布拉金斯基先生也是吗?”

“是的。当然。”

看起来罗利纳提斯先生说的很轻松。我是说,刻意地装作轻松。他看起来并不想多说关于这个人的信息,这有点奇怪。

我继续问道:“鉴于我一无所知,能否具体一些告知我……关于他的情况?比如他是因为什么罪行…”

罗利纳提斯先生面露难色,这下他的标志性笑容消失的差不多了,即使不开口也能感受到他的苦恼了。

“这些情况…恕我不能透露。”

啊,果然是这样。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机密嘛。”不管怎么说,本来就没报希望,还是先小心为上好了。

“不过其他的信息我倒是可以跟您说一说…”他的眼睛里似乎是愧疚一类的情绪,“伊万·布拉金斯基,因为引起了某个特殊事件,于半年前收入本收容所,以进行对该事件的调查和协助该对象进行疗养…”

“疗养…恢复记忆?”这点文件里提到了…

不过说起来,说是“收容设施”,果然只是所配备了“指导员”的监狱嘛。

“是的。因为布拉金斯基先生遭受了脑部的重击,丧失了记忆。现在不说其他的,只是记起自己的名字,就花了很长的时间。现在也只是能日常生活的程度…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他忘记了自己引发了什么事件,更别说关于前因后果的记忆了。现在事件的调查陷入停滞阶段,而事件最关键的线索还是在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记忆里。尤其是前几天,另外一位目击者遭遇了意外…警方急需线索。”

“所以我被带到这里来了?”

“在此之前,我们陆续给布拉金斯基先生安排了五位指导员。指导员的工作并不困难,只需要了解监管对象的心情,与之交流,帮助他寻找恢复记忆的线索就好了。比如谈论一些生活趣事,或者对他进行诱导性的提问。但是之前的几位指导员都没有坚持很久,没有人能超过一个月,无一例外。期间我们也安排过其他的专业人员,但是毫无起色。”

“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

“没什么特殊理由。”他苦笑了一下,突然压低了声音,“这位伊万·伊万诺维奇·布拉金斯基先生,实在太难缠了。倒也不是说这个人凶残,或是脾气古怪——他太顽固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无法想起任何记忆。实际上,面对指导员,他既不回应,也不拒绝。”

听起来有点棘手。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又觉得我会胜任这份工作呢?我既没有心理学学位证书,也没有什么侦探精神,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人。”

甚至连记忆、名字也…太阳穴似乎又开始抽痛了。

“上面给我的指令就是,您是这次的合适人选。”这句话说得很是僵硬。

“我们没有其他人选了。”走在前面的托里斯突然回头,仿佛在不动声色地打量我,“王先生…”

我突然有些烦躁。

“叫我全名就好。”扭过头去看着不远的海面。因为不想与之对视。

他停顿了。一时间的安静让我很不适应。

“王耀先生。”

“王耀。”我重复。“托里斯,如果说我不得不接受现在的状况,我希望越简单越好。我们之间的客套,没有必要。”

他脸上长久以来紧绷的表情突然放松下来,“当然了,王耀。这对我们都好。至少,我希望你能做的比之前那些指导员要好。有什么我能帮到的地方,可以随时告诉我。”

海边的海鸥还在飞着。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小岛,陌生的设施,周围是陌生的人…我能相信谁呢?托里斯,他能够让我信任吗?



作者说:

混更...画手的又一次不务正业。虽然只有3k字,还是放出来了。大概就是一章左右的字数?前期只是一些基本设定。

下章伊万先生就要出场啦hhh

本文甜甜甜!


预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31)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