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棠梨
庸人一个,不要关注
隶属奶糖组合(C&R)
绑文&媳妇@奶糖的奶
❤“挚爱至死”❤

产出主露中/朝耀/米耀 cp混乱请慎关

写手挑战/露中

把前五个甜梗写了……
Warning:最后一个可能不怎么甜

1、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好热啊……”王耀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任由伊万在一旁给他扇扇子。
伊万表示他也很苦恼,天气太热,小耀死活不让自己亲惹。
“还带着围巾,不热吗?”王耀有气无力地抬眼,拽了拽这头斯拉夫熊脖子上看起来无比暖和的围巾。
伊万被扯着围巾,脖子又向前伸了伸,手中的动作却未停。
“我不热,”伊万看着王耀正冒着汗的额头,“倒是小耀……没事吧?”
“哼……没事才怪。”
“……我明天一定记得去修空调。”
王耀转了身,搂住了伊万的腰,“这次就原谅你……好希望能下雨啊。”
“我能召唤出雨哦。”伊万笑的温顺,用另一只手比划着,“就这样,再这样……借助斯拉夫族的魔法~”
“啊?”王耀一脸嫌弃的看着伊万,“你这头熊不会是热傻了吧?”
“嘿嘿~”伊万自己倒先笑了起来,俯下身拿脑袋蹭了蹭王耀,又在对方额头落下一吻。
“媒介是……小耀对我的爱哦。”
“我才不信。”话是这么说,王耀的脸上已经微微泛红了。
“小耀的爱有多深,雨就会下的越大~”伊万煞有介事地挥舞起手臂,口中念念有词。
“啪嗒、啪嗒”话音未落,雨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就这样从半开的窗户外传进来。
“真的下雨了……”
“我也爱你哦,小耀。”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王耀,你看看你做的东西!这个case马上就要因为你的失误毁了你明白吗?”秃顶的男人气冲冲地把文件劈头盖脸地扔过来,棱角划过他的脸,火辣辣的痛。王耀却只能站着一动不动。
“看,是他!据说是被人家公司直接辞退了,还跟家里闹翻,才搬出来了。啧啧,可惜了一个好小伙!”听不清楚是谁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让他有种赤裸着展示在众人面前的异样感,他只能加快了脚步。
“对不起,耀,”浅金色头发的男人看着他,眼里满是歉疚,“我没有办法拒绝……我要回国了,耀。”
他怔怔地望着那双紫色的眼睛,细碎的话语不停地跑进耳朵。
我要回国了。
“你要丢下我一个人吗?”
父母为我找了一个不错的姑娘……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结婚。
“不,不会的,你爱的是我,对吗?”
我们分手吧。
“不!”
我不相信……你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伊万,别走,伊万!王耀犹如溺水一般,呼吸困难,他不能说话,不能动,只能感觉到温热的泪水划过脸颊。
“耀,”是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耀,醒醒,我在这,”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我不会走。”
王耀睁开了眼睛,暖黄的灯光下,伊万的脸也逐渐清晰了。
那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向自己表白时的伊万。
一大束灿烂如阳光的向日葵,带着羞涩的笑容,宛如将他从噩梦中拯救的天使。
他说,“耀,我不会离开你。”
“做噩梦了吗?”伊万放轻了声音,慢慢地捋顺了王耀额前的碎发。
“嗯。”
“别害怕,有我在。”
“嗯。”
王耀安心地窝在伊万的怀中,身边只剩下抚慰心灵的暖意。
曾经,他的生活就是噩梦,无数恶意如影随行。
而现在,他有了伊万。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3、“对不起。”
打开门时的声响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明显,而正站立在窗前的斯拉夫男人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王耀走进卧室,如眼所见的是一片狼藉。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这件卧室曾经的温馨。
立式灯的灯罩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只剩破碎的灯泡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而王耀最喜欢的木质地板,他曾在每个周一用两个小时打蜡的地板,现在也是污渍片片;床头本该插着向日葵的花瓶也平添了一道狰狞的裂缝;宽大的双人床上更是无比混乱,半截被子已经掉在了地板上,枕头下的书像是被蛮力撕成了两半……王耀在床前顿住了脚步,想了想还是踮起脚把墙上的结婚照扶正了。
而当他走向伊万·布拉金斯基时,这个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的背影竟然有些僵硬。
“小耀……你听我解释。”
“停。”王耀已经没有了耐心,“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认识到了……”伊万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委屈。
“什么错?”
“我不该酗酒,发酒疯。”斯拉夫男人豪不犹豫地承认着错误,安慰自己作为大男人,应当能屈能伸。
“还有呢?”
“不该瞒着你偷藏伏特加。”
“不错。”王耀满意地轻哼了一声,“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给我听好了,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算了的。”
“那我能转过身来了吗?”
“你还有其他什么要说的吗?”王耀皱了皱眉。
“……我爱你。”
“你再好好想想。”王耀的手已经揪上了这头大熊的耳朵。
“哎哎!小耀轻点……好痛QLQ……”伊万软糯的声音更显得委屈,却还是保持着站姿,不敢动弹。
“嗯?”
“对不起。”

4、我该回去了。
“王先生,不知舞会结束后是否有幸请您喝杯酒呢?”金发的绅士朝着王耀微微笑着,“我们可以顺便商谈一下合作事宜。”
“嗯?”正在走神的王耀愣了一下,才笑道,“柯克兰总裁。”
他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十一点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短信也是,电话也是。
想到这,他有点赌气,便又看向亚瑟·柯克兰,似笑非笑,“看起来我今晚或许没有安排……”
除非那个熊崽子现在把我拉回去。他盯着对方的粗眉毛想。
话音未落,手机发出了提示音,一条短信刚刚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
没有显示发送人的姓名,但王耀知道是谁。
王耀的手指划过屏幕,在那短短几个字上逗留了很久。
“我很想你。”
他笑了笑,故意用手指摩挲着屏幕,嘴里却说得含糊,“柯克兰总裁或许有什么推荐的酒吧……?”
对方抿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笑着回到,“有家酒吧,就在拐过街角的不远处,我比较喜欢那里的……”
亚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
王耀好笑的看了眼手机屏幕,轻声说了声“抱歉”便走到了一旁,确认没人才接起了电话。
还没等他说话,手机那端就传来了斯拉夫小熊委屈的声音,“小耀,你不会我的短信,却要跟那个粗眉毛英国佬去喝酒?”
王耀有些诧异,他抬头望了望,果然发现本应待在办公室的布拉金斯基总裁正站在门口,满脸委屈地打电话。
眼中的控诉都快要倾泻而出了。
喂喂,我们还在冷战中呢!王耀好笑的看着平日沉稳的伊万,这时正胡乱地吃着飞醋,似乎下一秒就要冲过来把自己抱在怀里拉回家了。
他没说话,只轻轻转着手中的高脚杯,思考着如何开口。
但对方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我们回家吧。”
王耀笑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正用眼神询问的亚瑟·柯克兰,示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便向着门口走去。
“我该回去了。”

5、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安娜的爷爷被称作“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
只有安娜知道,事实并不是如此。她的爷爷——伊万·布拉金斯基,并不是个脾气古怪的人。他只是更喜欢一个人呆着,翻看相册,视线经常性地在同一张相片上停留。
那注视是如此深情,让安娜忍不住去询问究竟是怎样一张相片。
而当老伊万将相片放在安娜手中时,她才惊讶的发现,相片中只是一个黑发青年的背影。
“爷爷,这是谁?”
“是王耀,”他顿了顿,似乎要将照片中的那个人看的更清楚些,“是我的爱人。”
安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再去仔细看那张照片。
“他是个怎样的人?”
“他啊……个子不高,却要在各种地方强撑着。有时候我带牛奶给他,调笑他的时候心里却总是心疼,怎么不能长胖一点呢?太瘦了,抱起来都硌着骨头。他的眼睛很好看,在阳光下像是最纯粹的琥珀,让我无数次幻想将它们收藏。闭着眼睛的他我也很喜欢,那时最期待的就是午后见面时,他躺在我的腿上安详地睡着,那时就想啊,一直这样下去多好……”
“那……你们最后没有在一起吗?”
“他有他的祖国,我有我的人生。”伊万笑的苦涩,“是命运让我们分离。”
照片上的那个黑发青年如此瘦削,穿着军装的背影却透出坚毅。
安娜沉默着,只轻轻摩挲着那张照片。
“不要为我们伤心,安娜。”
伊万浑浊的眼睛里映上了阳光,“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这就足够了。”
伊万平淡的笑容已经要骗过安娜了,如果她没有听见老人转身时落寞的话语的话。
“四十七年了。”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评论(7)
热度(16)
© 棠梨炖奶 | Powered by LOFTER